• 網站子頁左側圖片1
        網站子頁左側圖片2
        網站子頁左側圖片2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頁>>旅遊資訊>>旅遊遊記>>資訊詳情
        旅遊遊記詳情
        爲什麽國人寫不好遊記?
        作者:康輝小編      來源:大連康輝旅遊網     更新時間:2017-09-10 16:59:38     浏覽次數:2631次
        爲什麽國人寫不好遊記?

        作爲一種古老的文體,遊記在中國從未像今天這樣顯得規模浩大且廣受歡迎。據統計,中國內地公民出境旅遊人數在2014年已超過了一億,而在窮遊網發布的《2014年出境自助遊行業報告》中,最吸引人們旅行的原因就是撰寫圖文遊記。

        《再苦也要去旅行》、《再忙也要去旅行》、《再窮也要去旅行》、《再不旅行就老了》……近些年,旅行像狂熱的新宗教一般席卷了國人,中國在短短十多年裏快速成爲了世界第一大旅遊客源國,同時也成了遊記大國。在剛過去的十一假期中,我們的朋友圈裏充斥最多的依然是各種各樣的遊記照片

        但不論是朋友圈裏隨意的旅途記錄,還是已進入市場的正規遊記書籍,我們從中看到的更多是貧乏的知識、重複的故事、充滿自戀以及各種有意識或潛意識的謊言:爲“描述得更漂亮”而對現實視而不見。與其說它們是旅途見聞,倒更像是“閉門造車”的産物。而這些都在引我們走向一個在今天已然成立的問題:爲什麽我們寫不好遊記?

        爲什麽國人寫不好遊記?

        當下中國遊記的源流考

        遊記寫法大致有這麽幾種路數,一種是旅行指南類,介紹景點、路線、食宿等信息,羅列旅途開支賬單,主打實用;再有就是印象收集者,描摹山水,覽閱風光,重在文采斐然,主觀好看;還有一類是訪古談史或地理科考,有據有證,展示淵博;當然,還少不了旅途故事類,或悲或歎,力求真切感人。最後一種是傾向于現實觀察,試圖了解當地的過往和變化,理解人的處境、願望,拓寬自己的世界認知。

        在今天,我們最常見的就是鋪天蓋地的旅行指南和遊玩攻略,但大多數內容千篇一律,基本可視爲同一目的地下同一版本的借鑒版、借鑒版的改良版、改良版的抄襲版,抄襲版的爭議版,諸如此類。看似名目繁多,實則一鍋亂炖,單調乏味。

        除開指南類以外,中國遊記大多數可劃分爲“余秋雨派”、“三毛派”和“安妮寶貝派”。曾經有一個笑話,說是上海掃黃,竟從小姐的包裏翻出了避孕套和《文化苦旅》,因此《文化苦旅》還被戲稱爲“文化避孕套”。但由此也可見,《文化苦旅》傳布之廣,影響之深。雖然有人將《文化苦旅》的寫作套路歸結爲“去了個地方,那裏有過什麽名人,發生過什麽事,好痛心,好悲傷,中國文化嗚呼哀哉,繼續痛心,繼續悲傷,中間還時不時提醒讀者自己多牛逼”,但起碼在曆史知識和文采上不至太輸。但緊隨其後的一幹遊記模仿者就差得遠了,姿態上欲作壯闊宏大,天地往來,其知識和詞彙卻貧乏得令人驚訝,天空總是藍的,湖總是清的,遺址總是曆史悠久的。天上飛的一律稱鳥,地上長的,要麽是樹,要麽是草,至于具體是什麽鳥,什麽植物,抱歉,我只能說它很美,想哭。

        爲什麽國人寫不好遊記?

        余秋雨開外,三毛也算是影響中國一衆遊記寫作者的師奶級人物。她和荷西的旅途愛情故事因爲過于浪漫,引得無數後來者爭相效仿。我們今天隨便去翻翻這些遊記名,便可見一斑,諸如《獨自去旅行》、《沒有人能獨自去旅行》、《滿世界找愛》、《一直在戀愛,一直在旅行》、《我們始終牽手旅行》、《我們始終沒有牽手旅行》、《如不相愛,請勿牽手旅行》。我想大多數人會和我一樣,以爲這是講相聲逗我玩呢。

        當然,倘要再列一個代表,估計就是安妮寶貝的“靈魂派”了。安妮的模仿者追求故事,也追求豔遇。爲了標榜個性,獨辟蹊徑,他們甚至有很深的旅行創新焦慮以及商業化恐懼症。但他們的遊記,撇開各種文藝範的個人瑣記,大多數骨子裏依然充斥著“反成功學”式的成功學、靈修般的神秘主義,或者人生感悟式的心靈雞湯,多半是自我升華、自我感動的自嗨,對現狀卻一無所知。其中,最蔚爲奇觀的當屬西藏。“去西藏來一場靈魂之旅”幾乎跟“說走就走的旅行”一樣流行,哪怕對藏傳佛教、天葬、轉山一知半解,甚至只認做奇風怪俗,也可以在成百上千的遊記中四處充斥著“放逐”、“夢想”、“靈魂”、“神聖”、“信仰”之類的詞彙,其相像之程度,甚至會讓人懷疑他們不僅連線路,甚至連腦路也一起複制了。

        這就不難理解,爲什麽2011年,美國人彼得·海斯勒的《尋路中國》出版時會引得衆人刮目了。在這一驚愕之中,我們更真實的體會倒不見得是知道了對方有多好,而是終于發現了我們寫得有多差。

        爲什麽國人寫不好遊記?爲什麽國人寫不好遊記?

        遊記寫不好因爲不會玩

        在旅行的衆多角色中,探險者、旅行家和遊客是有區別的。關于這一點,英國作家福塞爾在《出國:大戰期間英國文學中的旅行》裏有過令人信服的表述:探險者尋找未被發現的地理,通常具備相關方面的專業知識;旅行家偏好于尋找曆史中活躍的心靈;而遊客則趕往企業家爲他發現以及爲他准備好的景點和群衆知名藝術。

        不難發現,目前大多數國人的旅行還處于觀光旅遊的階段,他們更偏愛于商業運作成熟的自然風光和名勝古迹。正如夏多布裏昂所說,欣賞自然更省力,了解人類風俗需要時間。而中國遊客在多數時候,總是把行程安排得滿滿當當,多半只能走馬觀花。當然,這種短平快的旅行模式,跟我國短、碎、散的休假制度有著直接的關系。但更深層的原因可能是國人在近三十年間培養起來的一種根深蒂固的買賣邏輯,遊客們把一趟旅行看了多少個景點當成了一種事關盈虧的經濟算法,對他們來說,看得越多就越劃算。

        在這種數字邏輯下,國人旅行的另一大表現就是瘋狂購物。這些年來,慢慢富起來的中國遊客對旅行似乎有一種孩子氣的過節心理,旅途提供了一種心安理得的揮霍氛圍。一個不無玩笑的說法是,如果一個非洲土著人從中國遊客團中走過,最後他將手裏攥著一把人民幣光著身子走出來,而如果法律允許,這群中國遊客甚至會把他也一並買走。原本節儉的中國人忽然突變,放肆花錢,背後支撐的心理其實依然是一種占便宜的心態。但無論如何,中國遊客事實上已經成爲世界旅遊經濟發展的新引擎,這些“滿世界走動的錢袋子”在不少國家那裏一面被費盡心思討好,另一方面又被視作一股帶有腐蝕性的物質主義和消費主義哲學引起警惕。

        雖然,中國遊客們一再聲稱,我不代表中國,我只爲自己代言。但近些年來,中國遊客還是成功在世界範圍內樹立起了自己的整體形象。當然,這形象並不是那麽美好,簡單說來就是有錢、任性。比如,在千年埃及盧克索神廟上刻“到此一遊”;在羅馬鬥獸場露天大便;在機上縱情鬥毆,迫使飛機返航;偷拿酒店用品;隨地吐痰、大聲喧嘩、喜歡擠占插隊等,這些年來可謂醜聞不斷。

        隨著旅行越來越普及,越來越多投身于背包客、驢友和窮遊族的年輕人對這種“窮人乍富,挺胸別肚”的遊客形象和“走馬觀花、留影購物”的旅遊模式感到不滿,甚至將之視爲對自身階層和經濟地位的一種不體面的炫耀。相應地,他們在對理想目的地的描述中,“原始的”、“民間的”、“手工的”這些詞彙開始取代“現代的”、“舒適的”和“先進的”,關鍵的關鍵是要原汁原味。

        但不難發現,這種追求苦行式的自由行和舒適的跟團旅行就像一枚硬幣的正反面,雖然劃分了隊伍,但都依靠千篇一律的攻略,選擇一樣的目的地,走一樣的路線,住同樣的賓館,吃同樣的飯店,只是導遊隱身罷了。他們推崇並視之爲新發現的地方,如大理、麗江、德欽、稻城等,事實上是早被外國遊客熟絡而最終又舍棄的地方,原因就在于它們已先後都成了各種花樣的“豔遇之都”、“靈魂之所”,而背後依舊是商業化的邏輯。或者更直接的說法是,相比跟團旅行,他們只是更換了一面旗幟和幾句口號而已。但更糟的地方可能是,相對跟團旅行的“上車睡覺,停車撒尿,下車拍照”,那些把旅途當作自我救贖和靈魂洗滌的人更容易自我賦予居高臨下的優越感。

        爲什麽國人寫不好遊記?

        中國遊客,你爲什麽這麽自戀?

        榮格曾說過:當一個人一心只有自我,他在野外也只會遇見自我,而這瞎子的旅行就是白白浪費時間。雖然我們在大多數中國遊記中都能看到周遊世界的雄心,但那更像是一種標記地球的沖動,世界似乎只是用以提供一些可供誇耀的異域風情的布景和道具,他感興趣的仍然是他自己。所以在這些遊記中寫的幾乎全是自己的私人事實和情緒,而看不到他社會性的文化反應。

        當然,有人會將之視爲中國古代遊記的一個傳統,外在風景、事物都只是自身思想和情緒的映射。但事實上,中國一直以來的遊記傳統還有另一個源流,就是宏深得多的《徐霞客遊記》。即使到了清末民初,政治考察也是當時遊記的主要內容。比如康有爲在《歐洲十一國遊記》中就曾提到:,“其考察著重于各國政治風俗;及其曆史變遷得失,其次則文物古迹”,即使看文物古迹,也是認爲“古物存.可令國增文明。古物存,可知民敬賢英。古物存.能令民心感興”。換言之,撇開小我,都是關乎國計民生的大事,時代風氣可見一斑。

        而攝影技術突飛猛進的進步,無疑助長了“旅行自戀“這一趨勢。攝影受到諸如如畫、美麗之類的概念影響,從誕生起就與旅行緊密相連。在今天,去旅行不帶相機,正在變得越來越不自然。照片能以最直接、實效的方式煽動和滿足欲望。在相機和手機的使用中,中國遊客的瘋狂更是令人瞠目結舌。在他們看來,照片便捷地提供了他們真正到過那裏並且很“開心”的證據。

        但照片在作爲證據的同時,相機會說謊的功能卻使拍照變得更受歡迎。以前,遊客通過付錢讓當地人配合擺各種Pose,現在人們可以借助各種PS、濾鏡實現進一步美化,勾兌現實和想象。和照片撒謊一樣,我們的大多數遊記裏也充滿了有意識或潛意識的謊言:爲了“描述得更漂亮”,而對現實視而不見。每個從西藏回來的人言必稱靈魂和信仰的原因,除了觀察力的不足外,他們其實也在不知不覺地維護一種可疑的美好形象。在這個過程中,他其實並非要刻意欺騙讀者,很可能連作者本身也是一個潮流和習見的受欺騙者。而這樣的旅行,以及這樣的遊記,並不會讓人們的思想和視野變得更開闊,卻讓他們變得更自以爲是,誇誇其談。

        爲什麽國人寫不好遊記?

        結語:

        中國遊客寫不好遊記,跟當前現狀下中國遊客的不會玩、沒文化和自憐自戀,甚至跟古代遊記中熱衷主觀性比附的一部分傳統都緊密相關。雖然這裏的中國遊客指代的是一個整體形象而非個人,指出這一點依然可能會是一種冒犯,同時,筆者也將之視爲一種自我冒犯,並沒有另外再圈畫一個位置的意思。

        用戶點評
        我要點評:
        稱呼:
        姓名:
             您對該車輛的評價:
        點評內容:
         
          
        相關線路

         


        大連康輝國際旅行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All Rights Reserved.

        經營許可證號:L-LN-CJ00032     備案號:遼ICP備09024290號-1

        地址:大連市西崗區五惠路30號 彙景天地一樓公建 

        電話:18831428602

        技術支持:一站科技  旅遊網站建設專家

        • QQ 歡迎咨詢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台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0